导江网
导江网>综合 >抗战全面爆发之际毅然回国,毛泽东曾四次接见他:“要大胆地把中

今年是谭贾珍诞生110周年,他是国际著名的遗传学家,也是中国现代遗传学的创始人之一。NLD市委昨日举行座谈会,纪念谭贾珍诞辰110周年。它深深铭记谭贾珍在遗传学方面的杰出贡献,坚持为国家服务的真理和科学的崇高精神,并在支持校外学习方面表现出极大的远见和宽广的胸怀。

谭贾珍是中国现代基因科学的创始人之一,作为科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享有国际声誉。曾任上海市第八届、第九届和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第五届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名誉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上海市委员会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副校长。

在桐油灯下,开始基因研究

1909年9月15日,谭贾珍出生在浙江省宁波市。他于1926年被送到苏州大学,主修生物学。1930年毕业后,他进入燕京大学,与李汝琦先生一起学习,并于1932年获得硕士学位。1934年,他去加州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他与现代遗传学的创始人摩根和他的助手多布扎斯基一起学习,并于1936年获得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学位。1937年,他应浙江大学校长朱克珍的邀请回国,并被聘为生物系教授。

抗日战争爆发后,随着浙江大学的来回搬迁,生物系迁至贵州湄潭唐家祠堂。在接下来的六年里,谭贾珍在研究方面取得了重要的成就。

"让我们感动的是他在人生的重要关头做出了无悔的选择。"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林新华(Lin Xinhua)表示,他第一次从博士学位毕业时,就非常清楚,此时中国的遗传学基础非常薄弱。他仍然拒绝留住导师摩根,坚决放弃国外的有利条件,选择回到中国发展遗传学。第二次,在抗日战争期间,他随浙江大学西迁到贵州湄潭。

在祠堂简陋的“实验室”里,当时唯一的照明工具是一盏条件极差的小桐油灯。然而,他选择坚持自己的知识,并通过对亚洲异色瓢虫的深入研究,完成了“镶嵌显性”遗传现象的发现,这是他一生中最有价值的遗传研究成果。

这一原创性的研究成果仍然被列为遗传学教科书的经典内容,照亮了中国现代遗传学的未来。林新华表示,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谭贾珍还培养了中国遗传学领域的许多领军人物,如中国科学院院士、细胞生物学家石吕纪、微生物学家盛祖嘉、刘祖东等。

被称为“中国摩根”

1952年,复旦大学生物系重组后,谭贾珍被任命为教授兼系主任。自1961年以来,他先后担任复旦大学遗传研究所所长、复旦大学副校长和生命科学院院长。

林新华说,20世纪50年代,苏联的米丘林理论在中国盛行。它强调在育种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外部环境,而不是内部因素。摩根的基因理论遭到压制,但谭贾珍并不害怕压力。为了捍卫孟德尔-摩根遗传学,它坚持真理,毫不动摇。1956年青岛遗传学研讨会后,毛泽东四次会见谭贾珍,鼓励他“大胆推广中国遗传学!”

1978年,改革开放后,谭贾珍先生发现中国遗传学的发展严重落后。欧美已经进入分子生物学时代,差距很大。尽管在晚年经历了两次大手术,他还是访问了美国、欧洲和日本,并大力加强了交流与合作。他先后推荐学院17名中青年学术骨干出国访问、学习和合作研究。这些人学习后回到了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成为了复旦遗传学的骨干。1979年,谭贾珍邀请他加州理工学院的老同学、美国科学院院士詹姆斯·邦纳(james bonner)带领学术团队到复旦大学开设分子遗传学培训课程。他系统地介绍了基因组文库的建立和分子克隆等前沿学术进展,为中国分子遗传学研究培养了大量骨干。

1980年,谭贾珍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6年当选为第十八届国际遗传学大会主席。1999年,国际编号3542的小行星被命名为“谭贾珍星”。

70多年来,谭贾珍一生致力于遗传学,被誉为“中国的摩根”。复旦大学统战部副主任葛清华表示,谭贾珍提出的“谭贾珍生命科学奖”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生命科学的发展。在他的号召下,我国对人类基因组的研究受到了应有的重视。在他的推动下,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成立,中国人类基因组研究平台建立,为中国立足世界的相关研究奠定了基础。

天空中的星星总是闪烁着微笑。

NLD上海科技馆分院的耿贾蓉说,谭贾珍的心在科普,传播科学开启了人们的智慧。他不仅以科普书籍的形式写书和传播科学,而且以上海自然博物馆(Shanghai Museum of Nature)为载体,表现出极大的远见卓识,不断提升公众的科普素养。

耿贾蓉说,位于延安东路的上海自然博物馆(老博物馆)在很多人的童年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它一定被两个“市政厅珍宝”的巨大身躯震惊了——一个是长8米、高4米的“黄河古象”,另一个是长22米、肩高3.5米的“合川马门西龙”。这座为人民承担了半个世纪科学文化教育责任的体育场,在筹建初期就受到了谭贾珍的密切关注。他在后来体育场的筹备、建设和发展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1983年,谭贾珍正式成为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从那以后,博物馆的发展被正确地推到了谭贾珍的工作日程中。作为馆长,他清楚地表达了博物馆研究、收藏和教育三大职能的相互依存关系:”...标本采集、科学教育和科学研究是有机联系和不可分割的。......为了使标本在科学教育中发挥作用,必须进行科学研究。”鉴于上海自然博物馆的研究能力薄弱,谭先生甚至建议开放博物馆,并与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上海水产大学等不同学科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合作。

“那时,他已经80岁了。他在学术研究上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参加了各种国际和国内会议,并指导他的弟子和复旦大学的研究生进行专门研究。”前NLD市委专职副主席马克·李在讲话中说,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在NLD工作中,他都是一个关心年轻人的好领导。

马克利回忆说,有一次主席办公室会议讨论了对盟友的惩罚,因为他负责某个项目,工作中有问题。他被停职接受审查。联盟组织了关于是否相应处理这个问题的讨论。副主席赵超构和谭贾珍立即表示谨慎,首先明确了问题,并不容易解决。后来,这一同盟在该市的几个重大项目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并取得了显著成就。

"回想过去,我似乎看到了谭先生慈祥的笑容,他厚实的双手和浓重的宁波口音."“天空中的明星谭家珍总是微笑着,”马克利说。

总编辑:张军文本编辑:张军

五百万彩票网 香港彩购买 江苏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