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综合 >潍县乐道院:从医院沦为日军集中营,曾关押2000多名西方侨民

潍坊市奎文区御河南岸有几座古建筑。这是潍坊县乐道医院的集中营。这个安静荒芜的庭院经历了数百年的变迁。今年9月16日,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宣部新命名39个国家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魏县乐道医院和西部民族集中营被选中,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2000多名侨民在这里度过了长期监禁。他们从困惑到自助被关进集中营,并得到潍坊当地人和抗日部队的秘密帮助。在战争中,国界和族群之间没有互相帮助的区别。它具有国际主义、人道主义和和平主义的内涵。

百年建筑

秋天,豫南公园的树叶已经开始枯萎。通过蜿蜒的公园小径,可以看到两排平房彼此相对。除了鲜红色的门窗之外,平房前面还有一座蓝色的小砖房。它的外观有点沧桑。这里行人很少。它看起来很孤独。在小楼的正门上方,镶嵌着三个字“乐道园”。这是魏县乐道医院集中营的旧址。要不是看历史资料,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安静荒芜的庭院已经持续了数百年,经历了几次变化。

据潍坊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魏县乐道医院是由美国德勒博于1881年建立的,宗旨是传教、办学和开办诊所。到1941年底,日本军队正在搜寻所有在中国的盟军牧师、教师、商人和其他外籍人士,并强行接管他们。从那以后,一个怪异的集中营取代了原来优雅安静的布道场所。今年9月16日,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宣部新命名了39个国家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魏县乐道医院和西洋人集中营是山东省唯一的选择。

对许多潍坊人来说,潍县乐道园的集中营似乎只是隐藏在雨荷河岸上的几座古建筑。甚至许多当地人也不知道它的存在。至于这里的变化和故事,他们知之甚少。一位毕业于文光中学的潍坊市民曾经告诉我们,他在上学期间知道学校里有两座古老的西方建筑,但他不知道它们是用来做什么的。甚至学校的历史老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每个人都在逐渐了解他们。”

采访后,发现很多人不知道乐岛医院的历史,该医院因各种原因关闭。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一是难以核实历史事实,而集中营后的发展得到了很好的核实,而前一个很难,因为时间太久了。“博物馆今年5月正式接管了这里。对我们来说,这里最真实的存在是这七座建筑。其余的必须重新收集,并与历史数据进行核对,这样这里的所有故事都可以被检查和核实。这将是一个巨大的项目。”

当时有70多栋建筑,但现在只有7栋。前面有乐都医院的小蓝砖建筑是当时乐都医院的所在地,现在是魏县集中营纪念馆。除了这里的三个,还有两个在文光中学,两个在人民医院的家庭医院。除了2015年改建为魏县集中营纪念馆的医院“十字楼”外,其他七栋建筑中的一些已经成为医院的仓库,而另一些则闲置废弃,拥有不同的所有权。申报不容易。为了推动魏县乐道医院和西洋人集中营旧址建设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潍坊市委将七座历史建筑及相关区域的产权统一交潍坊博物馆管理。

黑暗集中营

推开小蓝砖楼的红色大门,人们看到狭窄的展厅一个接一个地分开。每个展厅都挂着图画书。有了这些图画书,快乐之路学院的变化也像历史卷轴一样开放。

纪念馆分为20多个展厅。每个展厅都有一个主题,讲述了从乐道学院的建立到成为集中营的整个过程,直到集中营被成功解放和西方侨民回国。

潍坊市人民医院的前身乐都医院是中国现代医学和现代大学教育的主要发源地之一。它也是党在潍坊地区开展地下革命活动的摇篮。自1925年初中共魏县支部成立以来,医院一直是我党收集秘密文件、召开党员会议和研究革命工作的重要基地。在地下党的培养下,乐道学院造就了一大批杰出的共产党员,如陈少敏、魏翟逸、董若琴。

一个充满现代氛围、孕育医学和教育的地方很难与高墙电网、凶猛的警犬和暴虐的光探测塔联系起来。78岁的苏俪住在潍坊,他的父亲曾在乐岛学院当厨师,直到1942年被日本宪兵占领。1942年10月底,他突然发现墙上有更多的电网,他每天晚上都听到汽车铃声,这让他觉得很神秘。自1943年初以来,当地居民一直看到日本军队在夜间把西方人带到这里。具体原因和内部情况几乎不为人知。由于日本军队的秘密行动,甚至美国和英国的情报人员也有一段时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战争期间,共有2008名外国国民被拘留在这里,其中包括327名儿童。他们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比利时、伊朗、菲律宾、古巴、希腊、挪威、乌拉圭和巴勒斯坦,其中大多数来自欧洲和美国。他们最初分散在中国长江以北的各个地区,从事各种行业,过着好日子。没想到,因为战争,命运突然改变了,不仅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生命的基本保障。

戴爱梅是美国人,被关进集中营时才8岁。在她的“魏贤集中营经历”中,她曾回忆起自己在集中营的生活。每天早上同样的事情就是点名。她被分成六个队。日本士兵在检查并没有发现错误之前是不能散开的。宿舍里每张床之间的距离只有18英寸。打鼾、打嗝和打鼾成为夜晚的音乐。对于成年人来说,隐私被完全剥夺了。高墙被铁丝网包围着,房子破烂不堪,医院里没有自来水,厕所粪坑敞开着,整个房子只有两个淋浴。环境比监狱更糟糕。

机箱中的自助服务

毫无疑问,这座墙展示了现代城市的耻辱和荣耀。

一旦一个人饿了,坏的一面就会暴露出来。有些人经常认为勺子提供的食物不公平。谁拥有更多,谁就会引起冲突,并采取一些推搡行动。这堵墙内的一件小事会引起各种冲突。秩序的混乱和无序促使集中营组织他们的国民为权利和自我管理而斗争。侨民通过民主选举成立了“自治管理委员会”。非常熟悉乐道书院和魏县、山东情况的齐鲁大学院长德韦斯(De Weis)当选为自治管理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另一个负责人是盖格神父,蒋介石的前顾问,他的中文名字叫雷震远。除了管理集中营居民的事务,他们还负责与日本当局协调、谈判和战斗。他们组织海外私立学校、医院和每个部门的每个主任担任医生、教师和厨师。为了自娱自乐,外籍人士也组成乐队,通常进行体育活动。集中营的生活逐渐变得有序,就像一个小社会。他们可以把他们的商品换成他们想要的,例如,不吸烟的人可以把香烟换成食物。

根据潍坊外事侨务办公室编辑的《魏县集中营》(Weixian concentration camp)一书中外籍人士的回忆录,集中营里上学的孩子们并不是闲着没事干,而是参加体力劳动。例如,集中营里到处都是老鼠和苍蝇。一些男孩负责抓老鼠、打苍蝇和保持用餐区清洁。每天在家做完家务后,没有人会感到无聊,因为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活动组织起来,如合唱团、讲座、游戏、音乐会语言学习、商业课程、竞赛或散步。友谊和合作的精神在集中营里逐渐发展起来。国籍、民族信仰或社会阶层之间没有区别。

魏县集中营的社会既生动又复杂。快乐的人们会暂时忘记凶猛的警犬、铁刺电网、难闻的厕所和饥饿人群的痛苦。

他们的黎明

随着战争的持续,集中营里的食物供应逐渐减少。有时一天三餐甚至变成一餐。外面的战争是如何进行的,他们什么时候能出去都不知道,就像战争海洋中的一艘孤舟。随着时间的推移,集中营里外国人的信心逐渐减弱。这时,墙内的艰苦劳动、魏县的居民和墙外的抗日部队成了他们灰暗世界中的一线曙光。也正是这些看似普通的中国人克服了他们的恐惧,帮助他们摆脱饥饿、疾病,甚至仁慈地逃离这里。

在潍坊,余赵霁的老人在家里放了一个小木琴。当他上小学四年级时,他看见一个瘦瘦的小女孩躺在集中营的墙上。他很穷。于是,他飞快地跑回家,拿了一些他吃不下的西红柿和鸡蛋,用竹篮把它们送给了小女孩。不久,小女孩在篮子里放下了一个小木琴。尽管两人都不能说话,余赵霁知道这是小女孩对他的真诚感谢。1944年5月初,恒安石(Heng An Shi)和同样被关押在集中营的退休英国海军上尉迪伦,在魏县当地农民张行台的帮助下,从集中营逃出。与此同时,美国和英国驻华大使馆获悉了魏县日本集中营的真相。张行泰和他的儿子当时是集中营的捡粪工。他们是两个可以进出集中营的中国人。他们还一次又一次地把信件藏在粪桶里,以连接集中营和外界。魏县的当地人也以国际红十字会的名义秘密捐款、购买药品和营养品,帮助集中营里的大多数人幸存下来,直到1945年8月17日获得解放。

集中营解放后,大多数囚犯返回了自己的国家,其中一些人已成为本国政界和商界的杰出人物。至于这段痛苦的经历和中国人民对他们的帮助,他们记得并写了一些书,告诉他们的亲戚、朋友、后代和全世界,他们也曾几次回到这里参加纪念活动。

魏县乐道医院和西方侨民集中营也成为世界渴望和平和友谊的象征。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刘云鹤)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龙虎斗游戏 彩票app 广西快乐十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