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时事 >祖国,我想对你说 | 顾晓松:科学报国,是我们这代人最鲜明的

8月8日,在首都北京的中国医学科学院礼堂,学术咨询委员会和中国医学科学院第一次全体教职工会议召开。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后,我再次当选为中国医学科学院院士。这次选举肩负着巨大的责任和光荣的使命。充分发挥教职工的作用,扩大我在医学领域的影响和示范作用,为国家卫生政策提供建议,为医学科技发展智库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1953年,我出生在江苏南通。我的家乡养育了我。1977年,我走进南通医学院的大门,毕业后留下来教书。尽管当时许多人不愿意做人体解剖学,但他们致力于教学和科学研究,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当时,我们的起步条件相当简陋,我们是在一个最初用作仓库的不到8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开始实验的。只有几个桌椅、几套外科解剖器械和科研材料必须从其他地方购买并自行运输。最贵的是一台1000多元的冰箱。

然而,当时的科学研究氛围正在改变。整个团队放弃了所有假期,早早起床,天黑了。每个人每年都要工作两三年。支持我们的是一种信念,即在世界医学领域赢得一席之地。就这样,南通医学院涌现出一批年轻的知识分子。凭借严谨的科学态度和对一流成就的不懈追求,他们克服困难,努力创业。他们在教学、医疗、科研等许多领域都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他们集中展示了爱国奉献、勇攀高峰的时代精神。他们的事迹在全省乃至全国产生了重要影响,被称为“全科医学杰出青年知识分子”。我很荣幸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全国掀起了出国热潮。我心中也有一个想法。我也想出国深造,但我们的根在中国。学习后,我必须回到祖国服务。我父亲是一名老干部,他经常对我说,宋啸,你有能力回去服役。那时,我还很年轻,不太明白我父亲说的话。

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得益于国家的人才政策。几十年后,现在我成了一名院士,我理解父亲的热切期望。科技人才必须为我的家乡和我们的国家服务。我们必须为国家的繁荣和民族的复兴做出贡献。因此,我们对年轻人的培训也鼓励他们热爱母校、家乡和祖国,培养他们强烈的家庭和国家感情。

1987年,我34岁时获得了第一个自然科学基金项目。1990年,我和我的研究小组发明了“感觉神经纤维和运动神经纤维快速识别”的新技术,解决了困扰我们近半个世纪的医学问题。那年秋天,作为中国代表,我参加了在日本举行的国际显微外科重建会议。他走上讲台,用流利的英语向来自不同国家、肤色不同的400多名专家介绍了他的研究结果。

由于学术影响力的提高,许多外国大学向我伸出橄榄枝,但我拒绝了。人们问我,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是愚蠢的吗?然而,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不能去。一旦我走了,整个团队就会消失,南通医学院的优势学科也会消失。在我看来,一门学科至少需要三代人的积累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我不敢忘记,不敢忘记老师们的言行,不敢忘记父亲对“有能力回去服务”的告诫,也不敢忘记祖国的深情厚意。1995年,我获得了第一个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这进一步加强了我的研究方向。从那以后,我们开始啃下一块“硬骨”——周围神经缺损修复和功能重建,这是世界临床医学研究100多年来的一个主要问题。2006年,在完成大鼠、犬、猴等动物实验研究的基础上,在国家863项目的支持下,大力推动组织工程神经基础研究成果转化为临床实践,率先在国际上应用壳聚糖人工神经移植物进行临床实践,修复人体周围神经缺损,明显恢复受试患者受损肢体功能。这一研究成果克服了世界范围内周围神经缺损修复神经移植供体来源有限的问题,并将中国组织工程神经和周围神经再生的研究引向世界科学的前沿。

科学为国家服务是我们这一代人最有特色的品牌。我将永远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攀登。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中心和工业发展中心,使中国的神经再生研究永远站在世界的最高点。中国工程院院士、教育部神经发生重点实验室主任、王拓南通大学教授顾宋啸会见点记者王跃谋记录并整理了视频/音频

陕西十一选五 秒速飞艇app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投注 上海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