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时事 >“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布茹玛汗·毛勒朵:为国守边终

今天的《共和国不会忘记》系列报道称,我们已经认识了一位吉尔吉斯阿姨,今年77岁,她已经在她国家的最西部边境执勤了50多年。她学的第一个不懂中文的单词是“中国”。半个多世纪以来,她无数次将祖国的名字刻在边境的石头上,并坚守着边防卫队的神圣职责。她是“人民模范”国家荣誉称号的获得者,是布拉马·汗·毛莱多(Brahma Khan Mauledo)。

在祖国的最西端,有一个只有2000人口的柯尔克孜族小镇——吉根镇。人口少,这里有104公里长的边境线。保护边境是这个村庄300多名边防人员的神圣职责。

1964年,布鲁曼·毛莱多(Brummahan Mauledo)和她的丈夫第一次来到吉根镇的东古拉马关,成为第一批边防人员。

“人民模范”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布鲁姆曼·毛莱多(Brummahan Mauledo):我父亲经常对我们说,当你看到解放军官兵和警察时,你宁愿饿死也不愿给他们食物。如果我老了就死了,你也应该这样做。当我问我为什么这样做时,我父亲说他们解放了我们。我父亲从小就告诉我们这些。虽然很难,但我一点也不觉得苦。我父亲说他应该永远考虑和平,因为只有和平才能让一切变得更好。我想既然我是中国公民,我就有义务守卫边境。

由布尔马汉守卫的东古拉马山口海拔4200多米。山顶上的雪一年到头都不会融化,山区气候复杂多变。在柯尔克孜族,“东古拉马”一词的意思是高山、陡坡和落石。恶劣天气时不时会发生泥石流和暴风雪。尽管条件很困难,布鲁姆曼从未退缩。

周珂边境管理支队副支队长王鹏:在边境上,博伊尔可以说情况极其困难,从海拔2000米到5000米不等。在这种工作中,女性比男性付出了更多的艰辛和困难。每天骑马巡逻,徒步巡逻,有些山区,也许这个人不能到达的地方只能步行。

在旅行开始时,布鲁马·汗(Bouruma Khan)看了看连续不断的边境,发现牧民不时越过边境吃草。她意识到守卫边境的重要性。也是从那一刻起,布茹玛·汗就知道了什么是边界,什么是国家。就在那时,她想到在石头上刻“中国”这个词。

“人民模范”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布鲁曼·穆莱多(BURUMAHAN MOULEDO):坏人看到“中国石头”并知道这是中国领土时会害怕,所以我写了它。因为它代表中国的领土。

通过咨询边防人员,梵天汗学会了如何用中文和柯尔克孜族书写“中国”。在一次旅行中,她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刻上了“中国”这个词。

“人民模特”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布鲁姆汉·毛莱多(Brummahan Mauledo):学着写“中国”这个词后,说实话,我兴奋得一个月都睡不着觉。我总是想着去边境,再写一遍,再写一遍,写中国这个词成了我最大的快乐。

从那以后,从未上过学的布约马克汉作为老师拿着界碑,在东古拉玛的石头上一个接一个地潦草地写下了她一生中刻在心里的两个汉字——中国。这一刻持续了半个世纪,从未停止。

“人民模型”国家荣誉获得者布鲁汉·穆莱多(BURUMAHAN MOULEDO):我想即使我不在这里,我雕刻的中国石头也将永远存在,中国将永远在我心中。边境的安全比我的大。为什么?如果坏人非法越境,将会给我们带来混乱,所以如果我们很好地保卫边境,不让坏人进入,我们的祖国将会稳定,我们的祖国将会稳定,边境将会和平,我们将能够像现在这样过上更好的生活。

周珂边境管理支队副支队长王鹏:刻有汉字的石头遍布边境,确实有很多已经刻好了。作为我们主权的体现,看到阿姨刻的汉字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精神遗产。

在东古拉马的山谷和山坡上徒步旅行,你可以发现每一步都像这样刻着“中国”字样的石头。在梵天汗看来,这些“中国石头”不仅是巡逻的路标,这样她就不会迷路,也是对岁月的纪念,见证了她所经历的艰辛。它也是国家的象征,神圣不可侵犯。

“人民模型”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布鲁曼·穆莱多(BURUMAHAN MOULEDO):我对东古拉马山口的熟悉就像知道我家丢了一把勺子,石头已经移动了一点。东古拉马山口就像我自己的母亲、父亲和我自己的家。我很难不经常去参观它。只要我还有呼吸,我就保护东古拉马山口。

50多年来,布鲁玛·汗阿姨一直在边境巡逻保护她。现在,她的五个孩子也成了边防警卫,陪伴她母亲走上这条艰难的道路。

buzhumahan mauledo的儿子Amantul toichibek:我从17岁起就一直在保护与母亲的边境,并于2001年成为边防警卫。那时,我们的路很难走。我们花了两天时间到达边境。我们经常骑着驴在边境巡逻。万一下雨,道路被洪水冲走了。那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坚持这么多。我妈妈经常告诉我,只有当我们祖国的边界稳定时,我们的生活才会平静和幸福。我将继承母亲的边防,为祖国的边防尽最大努力。

大发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