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综合 >70年:公共服务推动民生事业全面进步

70年:公共服务推动民生事业全面进步

2019-10-26 11:27:23 作者:匿名

我们应该抓住人民最关心的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我们应该尽力而为。我们应该年复一年地做一件又一件事情。坚持人人有责,人人有享,坚持底线,突出重点,完善制度,引导预期,完善公共服务体系,保障群众基本生活,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和良好的社会秩序,使人民感到更加充实、幸福和安全,更加安全和可持续。

我们的记者张力民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包括公共服务在内的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巨大成就。在过去的70年里,我国在公共服务建设过程中经历了哪些关键节点?到目前为止,哪些成就值得记住?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过去70年公共服务的发展历程,《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蔡中-中正鹏远地方财政投融资研究所执行主任文来成和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执行副院长毛守龙。他们对此进行了解释和梳理。

关键节点突出显著得分

公共服务在某种程度上是政府改革核心理念的体现。因此,在70年的国家发展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关键节点。

对此,文来成表示,通过按时间划分这些节点,可以更容易地观察到它们。

在第一阶段,从1949年到1966年,中国的公共服务处于恢复和发展时期。其中,教育、医疗和文化发生了比其他方面更明显的变化:健全的教育体系初步建立,儿童入学率大幅提高;医疗卫生体系也开始建立,初步改善了中国缺乏医疗保健和药品的状况。文化领域的体育运动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第二阶段,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党的工作重点转向经济建设。因此,教育系统、科学技术系统和文化系统等社会保障领域进行了相对改革。

在这个阶段,有些节点是不可忽视的。例如,就教育系统而言,高考制度正走在正确的轨道上。中国实行九年免费义务教育,随着计划经济体制的解体,毕业分配制度也结束了它的使命。

“最值得注意的节点之一应该是1998年,当时中国首次提出公共财政的概念。”文来成做了详细的解释。过去,中国财政筹集的大部分资金用于计划经济时期的国民经济建设,包括改革开放初期,因此也被称为“建设性财政”。

“自1998年公共财政概念提出以来,中国的财政支出逐渐转向公共服务。从投资比例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资金投资等经济支出正在下降,教育、科技、文化等社会保障公共服务支出开始大幅增加。这应该是一个相对较大的节点。”文来成说。

第三个阶段,也是最接近我们的阶段,是在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我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对更好生活的需求与不平衡和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追求更美好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对公共服务的需求。随着人们越来越富裕,他们将追求更高质量的教育服务和医疗服务,包括我们渴望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事实上,他们都要求更高的公共服务,这将成为政府未来的优先事项之一。这也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文来成说。

毛守龙认为,重要的节点也在医疗、教育和养老领域。

“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的公共卫生普及程度远远高于其他类似国家,特别是在2002 -2003年非典爆发后,国家加大了在这一领域的投资,进一步改善了医疗急救管理,包括病床和医生。如今,医疗设备的水平也很高。尽管看医生仍然困难且昂贵,但仍比发达国家快得多。”毛守龙说。

在教育领域,毛寿龙的观点与文莱成的观点相似。他认为恢复高考和九年免费义务教育是建立公共服务过程中的重要节点。

“养老保险应该建立在养老领域。现在,所有农村村民都有养老保险。这对我国来说是一个相当好的发展。”毛守龙说。

进步中的显著成就值得记住。

不难看出,在一个又一个关键节点之后,中国的公共服务取得了明显的进步,一些成就必将载入史册。

文来成认为有三项成就值得记住。首先,中国已经建立了相对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例如,教育系统。“中国的教育体系已经非常完备,从学前教育到小学、中学到大学、继续教育、成人教育等等。除了学术教育之外,还有特殊教育,例如为残疾人和聋哑人开办的学校,这些学校可以说什么都有。”

第二,中国从“十二五”时期开始建立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数据显示,2012年7月,中国发布了《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从实际操作层面阐述了基本公共服务的基本国家标准,并界定了四大主要目标:有效扩大供给、均衡发展、便捷服务、群众满意,最终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文来成说,特别是自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出以来,各种差距一直在缩小。“该计划颁布后,各种制度根据这一标准得到了平衡,从而完成了明确的工作重点。”

第三,公共服务支出已成为国家财政支出的最大类别。例如,2017年,国家公共预算支出将达到2033.3亿元,其中教育支出3025.9亿元,增长7.8%。科技支出7286亿元,增长11%;文化、体育、媒体支出3367亿元,增长6.4%。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2481.2亿元,增长16%。医疗和计划生育支出1460亿元,增长9.3%。

从毛守龙的观点来看,如果我们放眼世界,我国公共服务领域的最大成就应该是扶贫。

2019年1月至2月,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组织开展了2018年消除贫困运动成效评估。所有省份都完成了年度减贫任务。深度贫困地区的减贫工作明显加快。“两个担忧”已经普遍实现。全国283个县取消了消除贫困的上限。全国农村地区共减少了1386万人,连续六年减少了1000多万人的贫困。

事实上,中国一直在努力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标准与技术管理司司长于新力近日在回答媒体关于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提问时表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正在征求对基本公共服务国家标准的需求,并计划在近期发布一系列专项计划。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主任田洪诗表示,标准是一把尺子。国家公共服务标准有利于促进公共财政投资,提高公共服务质量,促进公共服务公平供给,更好地实现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的总体平衡。

因此,我们可以相信,中国未来在公共服务方面会取得更好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