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财经 >浙江宁波:中国首家外资工业园破茧记

浙江宁波:中国首家外资工业园破茧记

2019-10-22 02:06:53 作者:匿名

工人日报客户,9月24日-清水浦站位于宁波地铁2号线机场扩建一期工程的终点。毫无疑问,这是今天的热点。几百米外,是通往杭州的明州大桥高架桥。毗邻镇海港和北仑港集装箱码头,距离宁波大学和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研究所不到2公里,距离宁波新市政府约15分钟车程。备受关注的北欧工业园就坐落在这里。

在中国众多的园区中,北欧工业园区注定是一个特殊的园区。这是中国第一个外商投资工业园区,完全由外商投资、外资规划和纯外资企业占据。从规划到竣工的10多年间,北欧工业园区的发展呈现出“碎片化”的格局:一方面,园区产值保持了每年10%以上的高速发展,创造了产值超过30亿元、纳税数亿元的辉煌业绩;然而,一方面,由于制度、观念、政策、环境等因素和影响。,这两位领先的管理人员努力工作,但他们总是搬离原处,迷失了方向。

挪威人奥利弗·罗兰是北欧工业园区的第一个主要经营者。在他的领导下,北欧工业园区终于在2002年9月完成了注册。截至2010年,北欧工业园区已有30多家外资企业落户,入住率超过70%,营业收入超过4000万元,工业产值近10亿元,纳税近1亿元。

北欧工业园区开始出名并广为人知。北欧工业园区作为“对外经济的重要基地和桥头堡,国际产业合作的特色工业园区”,被写入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公园运营商的领导下,宁波和斯塔万格也形成了友好的双城。宁波也开始成为北欧国家政界和商界名人“打卡上班”的重要站,成为地方政府吸引外资的重要基准和模式。每年有30多批中外领导人和企业家到北欧工业园区参观、考察、观察和交流...

然而,由于园区形成初期开发成本巨大,政府与企业之间缺乏互动,软硬件的“氛围”支持,缺乏配套政策,难以吸引投资和运营。2011年,北欧工业园区的损失增加。

2013年8月,宁波本地外商陈怡儿以整体债务的形式完成了对北欧工业园区的收购。作为一名新经营者,他正忙于接管公园并对其进行改造。第一件事是“建立一封信”。第二件事是“重组”。由70多人组成的团队已经减少到28人,而由40人组成的工程部只保留了10多人。第三件事是“再造”。积极与债权方、工程方、施工方、结算企业进行调解和沟通,确保园区不发生重大“停工”或突发冲击;重塑整体工作流程,提升公园服务水平。

2014年底,北欧工业园区的租赁率迅速达到99%,此前被视为“长期”的40,000多栋工业建筑也被转租。2014年,北欧工业园区租金收入超过5000万元,比上年增长25%。公园的运营成本和维护成本总体下降了20%。公园很快停止流血,基本上达到了收支平衡。今年,58家企业落户园区,总产值16.5亿元,纳税超过1亿元。它也成为浙江省每亩缴纳最高税的公园之一。

2014年7月,受经济低迷影响,银行突然收回贷款。当时,北欧工业园区正忙于投资园区的恢复和重建,因为贷款到期无法偿还,被起诉并被法院裁定破产和重组。

2015年7月,期待已久的宁波地铁2号线开通。终端站青浦站(Qingpu Station)建于北欧工业园区,该园区刚刚成为未来新的城市副中心。2015年10月,北欧工业园成功入选首批浙江国际产业合作园区。该省有10个住宅被选中,北欧工业园是宁波唯一的一个。

北欧工业园区场景

2017年1月17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扩大对外开放和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国发〔2017〕5号),正式明确规定允许地方政府在法定权限内制定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

在这种背景下,北欧工业园区仍在发展壮大。2018年,北欧工业园产值超过30亿元,带动上下游产业链工业产值超过35亿元,保持20%以上的年均增长,纳税超过2亿元,园区资产超过10亿元。另一方面,持续的增长带来了园区运营和维护投资的增加,园区运营商正与有限的现金流作斗争。

到2018年底,该公园的贷款将达到6000万元。经过多次协调,债权人无法偿还贷款。债权人直接将北欧工业园区告上法庭,要求强制破产和清算资产……法院后来支持了这一决定。

事实上,一切都在创造新的局面。2018年11月27日,宁波市政府发布《关于全面加强招商引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北欧工业园区向政府提出困难并提交支持申请后不到一周,现政府镇海区召集了几个小组会议进行讨论。随后,一个专门为解决北欧工业园区的经济困难和转型而设计的调查小组迅速搬进了园区。地方政府已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为这个总纳税额超过8亿元的特殊外商投资工业园区“制定一个合理、科学的计划”,并使之成为“新时期企业与政府关系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