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综合 >宋徽宗:人在金国狱中坐,锅从历史书里来

宋徽宗:人在金国狱中坐,锅从历史书里来

2019-10-22 04:44:29 作者:匿名

温|沙尘暴

宋徽宗和赵霁留下的印象可以用四个词来概括:愚昧和无能。

最能反映他愚昧无能的是他愚蠢地“联合黄金摧毁辽国”。辽国果然被摧毁了,但失去辽国屏障的北宋也成了晋国的“国菜”。

晋人不仅是来吃人而不吐骨头的,而且还带来了极大的耻辱和屈辱,导致3000多人被捕,其中包括回族、秦朝和大量的赵皇族、后宫妃嫔、大臣、朝臣等。,血染了汉人的心。

宋将军和著名的民族英雄岳飞甚至感到痛心疾首。一首名为《满江红》的歌表达了他的义愤——景康羞愧难当,仍不下雪,朝臣恨之入骨,何时灭掉!

近千年来,人们一直认为宋徽宗是破坏北宋的罪魁祸首和第一责任人,但没有人怀疑这种逻辑是否有错——作为一个国家的首脑,他不是第一责任人,是谁?

然而,仔细阅读由宋徽宗的赵霁、宋钦宗的赵桓和宋高宗的赵构三个朝鲜就有关两晋和平与战争的各种历史材料编写的《朝鲜北方联盟汇编》,就会发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看来我们冤枉了宋徽宗,还有一个人要对北宋的灭亡负第一责任。

01

宋徽宗联合黄金摧毁辽国的背景当然是收复十六个郡县的梦想,五代时“童皇”石景堂将十六个郡县卖给了辽国。北宋北伐辽国的机会来自一个名叫赵良思的马商。

赵良思(Zhao Liangsi),原名马志,祖籍辽国燕京,世世代代为辽国一大家族。他也是辽国的光禄清。后来,他辞去了职务,成了一名马贩。

赵良思虽然来自辽国,但他生活在辽国的中心,生活在宋代。他对契丹人占领他的家乡燕山感到愤慨和内疚。他一直希望他的家乡能回到宋朝。契丹人把他当作汉人统治,使他深受羞辱。

巧合的是,赵良思遇到了掌管北宋军事权力的大太监童贯。他通过潼关介绍自己到宋徽宗,并敦促宋徽宗利用辽国的弱点,用黄金攻击辽国,顺便收复十六个州。

听到“十六州”这个词,宋徽宗的心情很复杂,因为这一直是赵宋政权的担忧。早在北宋初期,宋太宗和赵光义就对十六个县发动了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此外,他们还打了自己的仗,但在979年被高梁河(现北京西直门)打败,并于986年在河北省涿县西南部再次被打败。他们再也不敢提起北伐了。

然而,后来的北宋皇帝在收复十六个郡县的努力中从未死去,因为这个嘎达对中原王朝来说太重要了。它的屏障功能就像一扇大门。没有这扇门,北方的游牧民族可以像强盗一样自由进出家园。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抢劫东西,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杀人,还可以逃脱厄运。

例如,公元1004年,契丹人就这样来到这里。虽然,在寇准的敦促下,宋真宗的亲征带领他的部队在袁谭(今河南濮阳)和另一片土地(和宁、宋神宗在八年内将河东分割为辽朝)赢得了辽朝,结果又是一枚一年的硬币(辽朝每年102,000枚银币和200,000件丝绸,宋仁宗辽朝每年102,000枚银币和100,000件丝绸),花钱购买和平,这可以说是一种和平

所有这一切都是由十六个县的城门丢失造成的灾难。无法检索嘎达。悬在他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可能随时倒下,痛苦的历史可能随时重演。

02

然而,赵良思的出现,与其说让宋徽宗动了北伐的心思,不如说让童贯打了鸡血。

作为国防部长,童贯的特点是能力不多,但喜出望外,想在自己的梦里取得一些“伟大的成就”,在历史上留下辉煌的遗产。然而,“联合黄金摧毁辽”无疑是最好的机会,也许也是上帝帮助他的唯一机会。

为了抓住这个机会,他与当时另一位有权有势的大臣蔡京勾结,一人一万人的伟大领袖,敦促宋徽宗与金国结盟,攻打辽国。

头脑清醒的部长们都意识到了此举的危险。郑太宰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宋辽两国之间的条约不容易被打破,因为正是这一条约维持了两国100多年的和平。

郑中忠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宋辽之间的契约实际上是北宋的护身符。虽然这个护身符是以一定的价格获得的,但它是值得的。

郑中忠首先写信给晋国特使宋徽宗,“乞求停止”,然后在法庭上问蔡京:“法庭打算派一名特使去晋国联合女真人进攻大辽。这个想法来自赵良思,他只想实现自己的个人目标。你老人家是台湾的首脑,是国家的元老,怎么也不想遵守两国之间的盟约?我们轻率地制造麻烦是不明智的。一百多年来,我们的“无武器,不为农业服务”的大好局面是由前张生皇帝和辽朝签订的和平条约所带来的。士兵是不祥之兆,不应该轻易使用,因为这关系到国家的生死。为什么公众会这样做?仁宗晋三不想参战的原因是因为他担心生命的损失。这就是我们大宋坚守承诺的原因。方苞已经安全了140多年。现在,如果你鼓励上帝放弃这个协议,它肯定会引起广泛的愤慨和怨恨。下官恳请您三思,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更重要的是,在军事战术上没有胜败的保证。即使一个人赢得了一场战斗,他也不能奖励士兵。人们也会受到军官的折磨。如果他们制造麻烦,这个国家还会有和平的一天吗?如果我们输了,后果会更严重,可能有亡国的危险。”

面对郑的指责,蔡京把球踢给了宋徽宗:这不是因为他坚持这样做,而是因为皇帝不想再给一岁的硬币了,这就是他想这么做的原因。

"与过去相比,美元是多少?"郑中忠立即反驳道,“与汉朝和可汗相比,这个年龄还是一亿九千万;西部地区七年,480万;汉末永平初中时,羌族人互相争斗了14年。当时,他们在战斗中花费了240亿元。永和恢复七年后,花费了80万亿元...与之前的努力相比,毛毛现在只是在下雨。”

蔡京的回答是一个措辞严厉的八个字的句子:“这句话的意思已经完全失去了。如何才能阻止它呢?”

郑忠忠明白所谓的“头脑清醒”纯粹是胡说八道。纯粹是蔡京搬出皇帝压迫人民。因此,他也很生气:“如果数百万人遭受肝脏和大脑损伤,都是你的错!我不知道你将来会怎么样!”

03

四川双流人邓训武负责军事机密和边防,他知道枢密院的事,他更加担心,立即写道:“乞求发誓停止军队,保护环境和人民的利益。”

据《家传》记载,蔡京和童贯的计划多次被邓训武阻止。蔡京耍了一个诡计,阻止皇帝允许邓寻乌参加谈判。事实上,他切断了他的神圣道路,阻止他的意见到达天堂。邓寻乌不得不邀请童贯到枢密院,并认真解释了利益。童贯反而教训了他一顿,说他没有资格违背官员的意愿,并警告他要乱说话,以便留下一些东西。

童贯是什么样的人,邓寻乌心里很清楚,也明白他警告的分量,但他没有被吓倒,继续玩下去,大意是,当唐太宗决定北伐时,曹彬已经离开河北省,潘美已经离开河东,赵普当时就在南阳,在得知奏疏上的消息后立即“进谏”,但已经来不及了,结果曹彬和潘美都失败了。

这一次,邓寻乌终于见到了皇帝,拿出了赵普的《劝诫宋太宗北伐》和曹彬、潘美的传记。读完后,他对宋徽宗说:“请问陛下,今天谁能配得上赵普的顾问?今天的将军们,谁能比得上曹彬和潘美?今天军队的战斗力能和建国初期相比吗?想想当年唐太宗如何对待神武,以及赵普的策略,曹彬、潘美如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却无法拿下燕云,反而吃了大亏。当初我们大宋这么牛都没有好结果,更别说今天了。这充分说明切严的问题不能轻易讨论。此外,双方遵守《公约》已有100多年。他们怎么能放弃它?我真的很担心,如果军队改变,我们中国的昆虫和树木会遭殃。”

听了这话,宋徽宗有什么反应?《北朝三代协会汇编》写道:“当谈到启蒙运动时,日本首都说:‘如果在北方很难做事情,就停下来。祖先发誓不服从它,这是不祥之兆。"北京脸色变得苍白,会议休会了。"

由此可见,宋徽宗的态度非常明确:北伐不能完成,我们放弃吧,违背祖先的誓言将是不吉利的。

听到皇帝的话,蔡京的脸色也变了。北伐被搁置了。

04

出人意料的是,当宋徽宗基本上死在伐辽之心时,王夫(fǔ)总理又一次提出“攻弱者,攻无知者”的论点,试图再次引起皇帝的共鸣。

所谓“攻击弱者,攻击无知者”,就是“吞并弱者,攻击愚蠢的国家”。在他看来,国力不再像以前那么强大的辽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目前,还没有计划。什么时候?

在历史上,这个王福被评价为口才好、聪明但不博学、善于奉承。

他之所以赢得宋徽宗的青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聪明的嘴巴能活口。如果允许他在皇帝面前放屁,皇帝可能会再次改变主意。

因此,邓寻乌十分焦虑,再次写信给萧艺:“自西征以来(指对西夏的战争,四川、周涛等的收复)。),我们的军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甚至仪仗队的人数也不足以举行祭祀仪式。更严重的是,不仅军队现在处境如此艰难,我们的财政资源也非常匮乏,人民的力量也很薄弱。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如果陛下不相信,我会把这些情况写一份详细的小册子。我希望陛下能继承王位,不时地看看它,这样你就能清楚地了解世界的实际情况。攻占辽国也许是成功的,但陛下不知道他是否曾认为我们应该与弱辽国而不是强金国为邻!”

虽然王福善于让人迷惑的口才是一流的,但在听了邓寻乌的分析后,宋徽宗又“深受感动”,关于伐辽的讨论又被搁置了。

然而,树想要安静,但是风并没有停止。这“风”是童贯,他掌管军事力量。王福“攻弱攻无知”的理论迷住了他。

纵观历史,我们会发现在古代各种规章制度极其不完善的时候,最可怕的不是皇帝,一个国家的首脑,而是掌握军事权力的人。只要手中有军事力量,只要手中有士兵,他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样皇帝的老儿就不能被忽视,皇帝的老儿也不能被解雇。

童贯就是这样一个人,此时此刻,他心中没有皇帝,只有他的“崇高理想”。

邓寻乌认为,童贯的任性决定必将给国家带来无法挽回的灾难性后果。不管得罪这位有权有势的大臣会带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他把自己的生死置之不理,再次恳切地敦促童贯:“尽我所能来控制他!恐怕战争不会结束。”结果是“一贯也不听”。

与此同时,在枢密院担任重要职务的邓寻乌的儿子也苦涩地催促蔡京:“南北联系已经很久了!我相信一个叛徒(赵良思,他背叛了辽朝,投了宋朝的票)的话,并希望打败百年联盟。”蔡京没有听进去。

05

地球人民再也不能阻止蔡京和童贯走自己的路了。

南宋初年的大臣朱胜飞写了《修水实录》:“荀彧对薄颜有二十七种兴趣。它被称为“北伐求神”,并且都有注释。其中一个是老师的名字。注:依靠这一承诺,我们已经一百年没有看到士兵有任何变化了。为了让我们的人民起诉敌人,绝对要出名。剩下的部分。他还记录了赵普在北伐时向太宗进谏的情况,并和他一起玩耍。皇帝相当于加纳王国,而朝鲜推迟了讨论。宣和之初,我们已经开始了我们的军队!”

也就是说,宋徽宗不仅赞扬了邓寻乌的观点,而且采纳了他的意见。他从未想到宣和已经“开始工作”。

事实上,在执政的第一年和第七年(公元1117年),童贯已经在煽动“大禁旅行,警告河北,所有的领导人都有他们的优先考虑”。

那年2月中旬,前军队已经出发了。三月上旬,童贯率领中国军队在一个吉祥的日子出发。然而,没有人敢反对满朝武文。

在那之前,宋徽宗的思想仍然平静——让我们保持平静,等待信使回来。

不久,信使陶岳和他的副手霸州李志洲勇回来了。童贯没有让他们先见皇帝,而是把他们叫到自己家里,详细询问他们一路上所见所闻,重点是廖成利是否有任何军事准备。

信使带回的消息并不乐观。

童贯不敢隐瞒,但如实报道了。第二天,宋徽宗召见蔡京、童贯等人,说:“既然对方已经准备好了,不如把这份报告收好。”

这表明宋徽宗并不打算发动北伐,或者,即使它发动了,各种各样的反对意见也在他身上起了作用,改变了他的想法。

然而,皇帝大人的改变并没有改变任何事实。人们认为信使带回的信息可以使蔡京、童贯等人放弃伐辽的想法,让皇帝撤回已经出发的前军,这样北伐就可以结束了。然而,“没有人敢在适当的时候在法庭上拒绝”,导致童贯“对国家犯下傲慢的错误”。

“北伐”是这样说的:“北伐不是道君的本意。它傲慢自大,误导了国家,法庭上没有人敢拒绝它。圣灵想要请求国家的使者,然后去做,以防它被推迟。然而,我很高兴我能够压制他的言论,撤回他的计划。我将立即撤回我的帝国军队,逮捕他并宣布他辞职。北伐将会结束。”

童贯的傲慢也给秘书处负责人王安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时候,法院不敢严厉表扬他,官员不敢提及他的事实,那么法院的傲慢就会为人所知。”

06

公元1125年,在宋金王朝的进攻下,辽国灭亡了。

事实上,辽朝的主要毁灭者是金军,甚至燕京也被金军击落,童贯率领的宋军也不堪一击。

第一次世界大战彻底暴露了宋军的无能。地球上的人们都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金军摧毁辽国后,顺便说一句,北宋也被摧毁了。

亡国前,面对晋军的进攻,童贯逃命,逃回开封,拒绝接受宋钦宗的命令(宋徽宗见大势已去,给了儿子“皇位覆灭”)留在开封。他带着宋徽宗在护卫的旗帜下逃往南方。当穿过黄河浮桥时,人很多,桥又窄又挤。他甚至命令他的军队向桥上的宋徽宗卫兵射箭,当场杀死100多人。

童贯的卑鄙行为激起了公众的愤怒,受到了政府和人民的一致谴责。在强大的压力下,宋钦宗决定除掉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灾难的罪魁祸首。他写了一封信列举了针对童贯的十大罪行,并命令监察官张峥立即追捕并当场予以纠正。

公元1126年(景康元年),张峥派出的执事早早出发,在广东南雄追上了童贯。他以诏书的名义“留了下来”,叫他回北京担任河北傅玄特使。

第二天,张峥来了,让童贯跪下接受命令。剑士冲上去砍下了他的头。

……

也许有人会问:宋徽宗不是皇帝吗?他为什么这么懦弱?为什么他不能在很多事情上做皇帝?没有必要为此争论。在历史上,皇帝是由有权有势的官员提拔起来的,他们“决定”一切。

但皇帝是老大。即使他带着锅,他也必须带着它。其他人想带着它,但他们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