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综合 >从乌镇到安仁,当代艺术的古镇“出路”与探索

四川安仁古镇是川西近代史百年历史的缩影,是名副其实的文博古镇。它曾以刘氏庄园博物馆、刘氏蔡文的雕塑“出租收藏场”而闻名,后来因修建四川博物馆聚落而闻名。继2017年10月成功举办第一届安仁双年展后,第二届安仁双年展于10月12日在安仁十月阁楼开幕。

澎湃新闻现场看到,第二届“安仁双年展”以“共同神话”为主题,展示了来自世界各地的66位艺术家的绘画、照片、装置、图像、雕塑、电影、文件和建筑作品。从“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到“安仁双年展”,从城市到乡镇,为什么一些当代艺术展览逐渐转向乡村?这对乡镇城市化战略有什么影响,古镇艺术展的未来方向和出路在哪里?

展览场地

从刘蔡文的收租所到安仁双年展

双年展在安仁镇举行之前,安仁就已经以其著名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刘氏庄园建筑群、刘氏庄园博物馆、刘氏家族刘蔡文和刘文慧,以及川美艺术家创作的大型雕塑“出租收藏馆”而闻名。

参加“安仁双年展”的艺术家参观刘氏庄园博物馆

安仁古镇历史悠久。唐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建安仁县,已有1380多年的历史。目前,安仁老街仍有许多民国建筑,如安仁中学、安仁剧院、保阁楼、万成岩纪念碑不同特色的住宅,充满了民国川西古镇的风情。

据报道,安仁古镇拥有保存完好的民国丈夫博物馆27座,文物保护单位17个,馆藏800多万件,现代博物馆43座,国家级文物179套。现有文物的价值和规模以及博物馆的数量在全国同类城镇中首屈一指。

为什么“安仁双年展”在四川西部这个离成都几十公里的古镇扎根?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安仁古镇的历史和环境赋予了它独特的气质。

俯瞰安仁庶人街

第二届安仁双年展由学者吕鹏、四川美术学院何桂岩教授和荷兰著名策展人西贝·泰特罗共同策划。联合策展人何桂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安仁古镇是民国时期中西融合的地方,汇聚了传统文化、地方乡绅文化和西方外来文化。当你走在安仁的街道上,你可以看到它的建筑风格极其多样。它的建筑既不是前现代风格,也不是川西风格,甚至包含了现在派的元素和其他宗教的一些色彩。同时,你可以看到西方巴洛克的影响。民国时期,它扮演了西南方的小上海的角色。”

为什么位于西南角的一个小镇表现出这种中西融合的特点?首先,因为它位于巴蜀的成都平原,自古以来就非常富有。更重要的原因是当地显赫的刘氏家族的存在。民国时期,刘甲的叔叔刘文慧和刘翔在中国西南地区担任重要的军事和政治职务。刘蔡文是刘文慧的兄弟。早年,他是一名酿酒师。在哥哥的帮助下,刘蔡文先后担任四川南部税务局和叙利亚南部青香镇的指挥官,积累了大量民间财富。由于刘氏家族在四川的影响,民国时期四川财政军事力量的核心实际上在安仁。

刘氏庄园博物馆的鸟瞰图保留了川西民居的完整风格,现已成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刘氏家族是一个富裕的家族,也在当地大规模建设,留下了一个面积约7万平方米的“刘氏庄园”。刘蔡文为安仁商业街的建设、西式教育的建立和外国人的上课邀请做出了贡献。这种开放的氛围和思潮在安仁创造了一个现代化、多元化、一体化的局面。

今天,刘氏家族庄园博物馆的游客仍然源源不断,从叙述者的反复陈述中可以看到刘氏家族作为“第九旅第十八团”的过去辉煌。由此,我们还可以看到当年刘蔡文公馆的西式奢华生活方式:特别西式接待室、冬夏吸烟室、20世纪40年代制造的福特轿车。

刘蔡文在20世纪40年代从美国购买的福特汽车现在就在刘蔡文的住宅里。

“谈到刘蔡文,我们这一代人可能没有那么多感觉。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谈到刘蔡文,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刘蔡文对他们很有吸引力。每个人都应该来看看。你很难想象刘氏庄园和刘氏蔡文的收租屋带来的旅游效果...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记忆,它才成为规划旅游业和文化产业的重要资源。”何桂妍说。

参赛艺术家参观了刘庄园博物馆展出的大型雕塑“收租场”。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华侨城集团于2016年搬到安仁发展文化旅游,希望把安仁变成“世界文化博览城”...“安仁双年展”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安仁华侨城发起设立的一个项目。

何桂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所以如果安仁只有一个‘安仁双年展’,我认为你不能带人进来。毕竟,当代艺术的受欢迎程度太小,这就决定了“安仁双年展”必须依赖安仁的环境,如其历史、博物馆社区、古街和现代配套设施。

“21世纪的铁皮人”可可·弗斯科·可可·福斯科

“地方性”——古镇艺术展的出路和可能性

“双年展的功能是它能给一个城市带来什么,能给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带来什么,能给来到这里的人们展示什么。最直观的是人口流动的增加,而缓慢发酵和变化的是整体气质的变化。因此,我们强调的不是策展团队想做什么,而是策展团队能给安仁带来什么。第二届安仁双年展联合策展人鲁鹏在接受采访时说。

“安仁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由于这种历史背景,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在展览的主题和安仁古镇的历史背景之间找到一个很好的契合点,并试图在这方面做出一些努力。”何桂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安仁规划展览馆

根据馆长最初的假设,他们希望至少1/4-1/3的作品能够与安仁的地域和历史背景相联系,创作更多的“本土”作品。然而,何桂岩也不得不坦率地承认,他面临的真正问题之一是资金问题,“因为地方工程不一定要花很多钱,但没有钱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由于总体预算的限制,本届双年展的“本土”作品最终的展示大大减少,总数约为6或7件。

邱安雄,《看不见的城市——地图上的城市》,丝绸上的墨迹,400厘米×83厘米,2019年

在今年安仁双年展的少数本土作品中,艺术家王度的《画屏》和何桂燕评论说,“这是一部感觉非常谦卑但非常聪明的作品”。灵感来源于王度参观安仁古镇刘氏庄园时,在入口处的墙报栏上看到了一张该建筑的地图。在地图层的后面是两层未完成的书写,这可以被看作是几十年前和地图绘制前不久留下的笔迹。碰巧在安仁参观主展厅的外墙时,他看到了一份更大的板壁报纸,上面用粉笔写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写的字。他似乎很期待“刷屏幕”。因此,这两种板报为他的地方计划提供了最初被盗用的语言,并创作了作品《画刷屏幕》(Brush Screen)。这不是一种“刷屏”,但与现在的明显区别是信息的更新会破坏和毁灭,刷屏速度只会越来越快。

王度作品《画屏》

何红的装置作品《梦的历史——误读与塑造》也是2019年新创作的本土作品。作品的主要元素,雕刻的大床,来自安仁。作者在安仁的一家古董店买了一对天主教木雕,把它变成了一个舞台。西方的神实际上是中国人和安仁。圣母院被雕刻成一个勤劳的农妇,她养鸡养鸭。耶稣看起来像一个善良的乡绅。

“这是外来文明对当地文化的干预,也是当地文明对世界文明的解释和接受。这也成为我此次展览理念的起点。”艺术家何红说。

何红的装置作品《梦的历史——误读与塑造》

何红的装置作品《梦的历史——误读与塑造》(细节)

此外,还有艺术家师进滇和何多玲的作品,名为《金屋清风》。这部作品叠加在刘加坤的“黄金屋”上。“黄金屋”是第一届安仁双年展的展览作品。这是一个黄金建筑原型,由安仁主展区的一座旧厂房重建而成。它屹立在文川花园,厚重、辉煌、寂静。

“黄金屋”刘加坤

观众在作品《微风吹过金屋》(师进滇/何多玲)中拍照

中国美术学院的年轻艺术家宋振,在安仁拍摄的这个地方根据月亮创作了“安仁心悦”。尽管安仁的月亮可能与其他地方没有明显的不同,但艺术家仍然试图强调他的作品与这个地方之间的某种联系,无论是历史还是背景。

中国美术学院青年艺术家宋振的《安仁·心悦》

从某种意义上说,“地方性”直接反映了艺术展览或艺术在场景中的介入,也是艺术资源从城市向乡村转移的意义或价值。

何桂燕说,安仁双年展和上海、北京双年展最大的区别是,双年展在系统内既不是官方的,也不是双年展。它的出路和可能性一方面是“本土化”,另一方面是与当地的历史背景、文化和旅游相结合,这样观众就不会有太多的说教和意识形态,双年展也将成为休闲旅游艺术氛围中的一部分。

洪灏的十九边世界

从乌镇到安仁,下一个古代艺术城是谁?

2016年3月,乌镇开始尝试举办“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此外还有几次国际盛宴,如乌镇国际戏剧节和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展览每三年举行一次,到目前为止已经举行了两次。

机械土耳其人乔普·范·里斯豪特·乔普·范·里肖特

谈到两者的异同,何桂燕认为乌镇和安仁有着相同的展示方法和思路,但由于地域原因,他们各自的景观优势和特色不可比拟。“安仁是一个相对开放的空间。安仁古镇的风格是中西历史和川西建筑的结合。乌镇是一个水资源,它的风景是江南和东方。”

安仁住宅

“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的展品与环境

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首席策展人冯博一也出席了“安仁双年展”开幕式。冯博一提到,近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发生了从大城市到乡镇和田野的转变,最终转变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他认为,当代艺术从城市走向乡村、从城镇走向田野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但这种方式也面临着许多问题,需要反思。与此同时,他认为当代艺术可以举办比经验更丰富、更能激发思考或更能提出问题的展览。

“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展览作品与水乡环境

作为联合策展人之一,外国策展人Sabotere提到安仁双年展本身有潜力成为基准双年展,因为它具备良好的基础条件。“首先,从整个古镇和展览环境来看,整个概念相当不错。包括成都的对外开放程度及其丰富的文化内涵,它对整个地理都有很好的优势。与此同时,这两次双年展现在也考虑到了中国联合策展人和外国策展人的概念,这相当于艺术家的选择不是单方面的、片面的,因此具有相应的国际视角。”如果你想真正成为一个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重要双年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塞巴斯蒂安诺认为,作为世界级的双年展,除了巨额投资外,整个城市的各个方面都需要参与其中。到目前为止,安仁还没有与整个城市和整个城镇产生更多的联系。这也是安仁双年展的发展空间,需要更长的积累和积累。

安仁双年展现场“骨屋”的顾雄

何桂岩说,威尼斯双年展自1893年通过该决议以来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双年展在中国仅经历了20年的发展,并且正在慢慢多元化。“它不再像过去那样是一个“跌落”的东西,而且与外界几乎没有联系。现在中国的双年展变得越来越个性化,越来越适应当地的条件,越来越清楚地符合当地的需求。目前,中国有成千上万个古镇,但只有两个艺术展。事实上,我不认为有很多。”

安仁双年展开幕现场

附件:参展艺术家名单(无优先权):

国内艺术家名单:

陈鸿志、陈建仁、陈秀军、陈秀帆、卜凡、高世江、顾雄、关怀斌、何红、何建、洪灏、焦邢弢、金江波、李长龙、李永正、刘加坤、刘建华、卢正元、苗小春、庞海龙、佩恩、秦嘉、邱安雄、邱志杰、任荣、石进巅、何多玲、宋珍、孙海莉、孙迅、田晓蕾、童昆鸟、王杜、王光义、吴建安、吴大新、吴君勇、辛海舟 许钟民、邓阳艺术合作社、杨千、松源、曾令祥、张大力、张启楷、张文质、张赵颖、沈牧阳、流浪、钟彪、周庆辉、尹朝阳

国际艺术家名单:

trevor paglen 特雷弗·帕格伦、carlos motta 卡洛斯·摩塔、sandow birk/elyse pignolet 桑多伯克 和 爱丽丝·皮诺莱、cristina lucas 克里斯提娜·卢卡斯、erkan ozgen 尔坎∙欧兹加、volkan aslan 沃尔肯·阿斯兰、julika rudelius 朱莉卡·路德琉斯、joep van lieshout 乔珀·凡·利斯豪特、coco fusco 可可·福斯科、dylan mira 迪兰·米拉、kadir van lohui-zen 卡迪尔·范洛赫伊曾、chris jordan 克里斯·乔丹、arash nassiri 阿拉什·纳西里、oliviero rainaldi 奥立仁·瑞纳迪、jasmina llo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