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综合 >揭秘大兴机场建得有多快?相当于每天盖一座18层高楼

新京报(记者李玉坤)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今天(9月25日)正式开放。北京城建集团大兴机场建设副总李建华参与了北京首都机场t2、t3、也门机场和大兴国际机场四个航站楼的建设。近日,李建华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描述了大兴机场四年来从零开始的过程。

它第一次进入这个地方时是一片茅草地。

新京报:建设什么时候开始?

李建华:我们是在2015年8月底进入网站的。当时,那是一片茅草地。周围地区刚刚被拆除。我们走进去,草齐胸高。四年后,一个现代化的机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所有参与该项目的工人都有很大的成就感。

新京报:大兴机场的建设环境给建设带来了什么挑战?

李建华:我们是第一个进入新机场地区建设大兴机场核心工程——航站楼基坑的总承包商。这个地区的地质情况不是很好。这是一片河流冲积平原。但是要求特别高,因为高速铁路必须经过航站楼,对地基要求特别高,加上正式荷载后桩基沉降不能超过5毫米。

由于工期非常紧张,2月2日前将完成1万多根桩。在10万平方米的基坑中,安装这样密集的桩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些桩都是大型设备。如何确保安全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有500多套设备日夜奋战,夜晚灯火通明。最终,我们提前19天完成桩基工程,没有任何安全问题,质量达到世界水平。

自制小火车运输材料

新京报:世界著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参与大兴机场的设计。大兴机场航站楼内随处可见扎哈曲线。这些美丽的曲线给人美感。它们是如何实现的?

李建华:我们已经承担了航站楼核心区的建设。整个航站楼的主体结构是城建集团有史以来最重要、最复杂、最大的单体建筑。集团对如何做好结构进行了严格的规划,并多次展示了总体规划。

新京报:巨大的航站楼带来了什么意想不到的挑战?

李建华:因为建筑面积太大,从停车楼到航站楼有18万平方米,相当于25个足球场的大小。建筑材料如何从边缘运输到中心,以便所有项目都能正常工作?这个问题以前从未遇到过。

新京报:你是怎么解决的?

李建华:我们专门修建了两条轨道,用小火车将建筑材料从外围运送到中间。超大型水平面施工方案尚无先例和标准支持。我们设计和开发了自己的小火车,并通过实验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在中国尚属首次。

新京报:物资运输问题解决后,航站楼主体工程的建设速度有多快?

李建华:我们将在10个月内建成一个完整的主体工程,相当于每月完成25栋18层的高层建筑。高峰时段,一座18层的高层建筑将每天完工。我们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屋面安装,各项机械结构指标均达到标准。今年的钢结构鉴定获得了中国钢结构奖。

世界上最大的隔振垫项目

新京报:大兴机场开放后,乘客可以乘坐高铁和地铁换乘机场内部。高铁和地铁将进入航站楼。这会给建筑带来什么挑战?

李建华:这是世界上第一次高铁和城轨进入航站楼。为了解决高速铁路经过时的振动问题,不能简单地隔离振动和添加橡胶垫。我们在这个项目中使用了世界上数量最多的隔振器。为了解决列车运行对机电系统的影响,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和论证,进行了模型试验,最终解决了机电系统的安装问题。减震隔离解决后,为了让乘客在换乘时感到舒适,我们还在建筑装修中采用了大量减震隔离措施。

新京报:你如何保证自己的创新能力?

李建华:从一开始,我们就建立了科技中心和测量工作室来解决这些问题。整个团队有120多人。除了创新提升方法,项目部还使用测量机器人提前测量提升位置。在施工过程中,技术人员将通过3d扫描仪收集数据,并比较初始测量值。

最后,钢屋盖整体误差控制在毫米级,最大变形误差不超过7毫米。大量钢结构也采用焊接机器人焊接,保证所有关键焊接部位的实时监控,通过人工焊接和修复实现整个钢结构的高质量。

新京报:大兴机场航站楼有多少项专利?

李建华:有40多项专利。所用设备的国产化率达90%以上,技术绝对是中国制造。

每天节省数万美元的电费。

新京报:从上一次访问来看,这个终端非常智能。你能给我们一个大概的介绍吗?

李建华:从电器和水系统到空调系统,它们都非常智能,保证了很多人在里面都很舒适。整个机电系统有108个大型系统,机电管道安装非常规范。在安装过程中,我们使用三维图纸向工人披露。

新京报:走进候机楼,我觉得光线很好。这是怎么做到的?

李建华:大兴机场航站楼是世界上第一个大型智能照明系统。航站楼照明系统进行了系统设计。它白天基本上不需要灯,用自然光照明。此外,灯具的开关模式更加智能化,每盏灯都有一个芯片,可以调节照度。一排灯中的每一盏灯都可以工作,并且增加了大量的智能设备,如人体传感器、振动控制、温度控制等。这不仅能保证整体效果,还能节约能源。

我们发现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有20,000多盏灯,大兴机场3号航站楼只有3,000多盏灯,另外只有6,000盏灯,减少了70%的灯数。这可以大大节约能源。如果终端灯每天都开着,要花10万元。

新京报:终端的自然照明是如何实现的?

李建华:航站楼内设置了八根C形柱。它们的形状像向上绽放的耀斑,自然光照是通过开口形状实现的。原设计的C形柱不是8根,而是6根。设计完成后,业主发现北区部分地区的两组C形柱不能完全保证整个区域的照明,因此重新调整设计,增加两组C形柱。这也是北区炭柱密度较高的原因。

新京报:特殊情报还有哪些其他方面?

李建华:暖通空调系统的复杂性在世界上首屈一指。因为建筑结构很大,空间也很大,如果设计不好,底层会特别冷,顶层会特别热。大兴机场的冷气系统非常节能,采用超低温高速送风系统。在人口稠密的地区,也有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行李系统也有很多接口,非常复杂。大兴机场在功能实现方面已被国内有关部门验收。

北京新闻记者李玉坤

编辑陈思

湖北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