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综合 >圆梦!老英雄张富清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

圆梦!老英雄张富清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

2019-10-22 06:43:57 作者:匿名

今天上午,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举行了大会和阅兵式。

长安街的省长注意到刚刚获得“共和国勋章”的老英雄张付青被邀请到天安门门观看仪式。

9月29日上午10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授予仪式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张付青被授予“共和国勋章”。

他是西北野战军的特殊英雄和战争英雄。他以优异的成绩为新中国的建立而努力奋斗。换工作后,他保持了60多年的名声,坚持自己的本色,扎根于贫困山区造福人民。

获得共和国勋章后,张付青说他非常兴奋。这一荣誉应该属于为党、人民和共和国牺牲的烈士。“今天,我真的想拿这枚勋章来悼念那些死去的同志。我认为奖牌应该属于他们。”

当时,老英雄说,除了参加授勋仪式,他还想观看阅兵。现在,当我去天安门门观看仪式时,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

1924年12月,张付青出生于陕西省汉中市阳县马畅镇双庙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在战争和混乱的年代,他在家里种土地,为地主做长期工人,一天没去上学。1945年下半年,家中唯一强壮勤劳的二哥被国民党俘虏。为了维持家庭生计,他用他的二哥换了自己。

宜川战役中,国民党第九十师在瓦兹街落入我军伏击圈,被歼灭。作为该师的杂工,张付青选择参加革命,成为王镇领导的英雄部队第359旅第718团的“人民军”。

1948年7月,胡蒂山战役开始了。这是西北野战军在1948年9月我军转变为战略决战之前,为牵制胡宗南而发起的何澄战役中的一场激战。在这场战斗中,张付青被授予该师一等荣誉,并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1948年11月,永丰战役开始了。至此,我军已变成一场战略决战,西北野战军与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合作。在战斗中,张付青拿了两个爆炸袋、一支步枪、一支冲锋枪和16枚手榴弹,爬上村庄的墙,炸毁了敌人的两个掩体。在严重受伤的情况下,他独自坚守阵地直到黎明,几次击退了敌人的反击。结果,荣立军被授予一等军功,“战斗英雄”称号,西北野战军授予他特殊军功。

一个特殊功绩、三个一等功绩、一个二等功绩和两个“战斗英雄”称号是张付青对党和人民在战场上的回答。

1953年3月至1954年12月,张付青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部队文化快递中学学习。1955年1月,张付青退休换工作后,坚决服从组织,去了湖北最偏远的来凤县工作。他带着爱人孙玉兰在来凤县扎下了根,一个手提箱,把他在战场上赢得的所有荣誉都锁了起来。

到达来凤县后,张付青先后担任城关粮油研究所所长、三湖区副区长、区长、建行来凤支行副行长。在每一个岗位上,他都脚踏实地,尽最大努力承担奉献的责任。

为了带头示威,他让他的爱人孙玉兰从他负责的三湖区供销社下岗,让他的大儿子张建国在茂东公社万亩林场当知青。

面对工作中的困难,他没有回避,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它们。当他们第一次进入生产大队时,群众没有购买或批准。为了让群众接受自己,他住在最穷的成员家里,白天和成员一起做繁重的体力劳动,晚上开会后帮助成员打水扫地。

他思考群众的想法,为群众所渴望的东西而焦虑。进入茂东公社高东管理区后,群众反映出行和饮水困难。他带领队员们到处寻找水源。50多岁时,他在腰上绑了一根长绳子,然后去天坑底部找水。他带领队员们修路,并和队员们一起在悬崖上挥舞大锤。

在担任三湖区副区长和区长期间,他推动了水电站的建设,使土庙山村进入了“权力时代”。

从1961年到1964年,张付青在三湖区领导老石桥水电站的建设,为附近的两个生产队提供照明。这是三湖区历史上第一座水电站。“就一个地区而言,能够点亮电灯是几代人多年来从未见过的事情。电灯比桐油灯亮很多倍!”说到这件事,张付青高兴地说道。

从群众,到群众。没有我在我心里,我会为此付出代价。这就是战争英雄张付青在工作中向党和人民移交的答案。

1985年1月,张付青完成最后一个班次,辞去中国建设银行来凤支行副行长职务。

退休后,张付青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方式,住在老房子里,穿旧衣服,使用旧家具,过着旧生活。

虽然他退休了,但他丝毫没有松懈,总是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卧室的桌子上有成堆的学习材料。桌子右侧的抽屉里有他的药——他享受免费医疗。为了防止家人“非法”使用他的药物,他甚至锁上了抽屉。

2012年,张付青因病截肢。为了不影响孩子的“为党和人民工作”,这位88岁的老人戴上假肢,顽强地站了起来。

60多年来,张付青将他杰出的军事成就深深埋藏在心中,从未提及。他的妻子和孩子都不知道他们。2018年底,国家开始登记退役士兵的信息,并发现了隐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张付青的功绩。

谈到注册的初衷,张付青说:“起初我不想拿出这些奖牌和证书,但考虑到如果我不拿出来,那将是对党的不忠和欺骗党的行为……”

战斗英雄的事迹被揭露后,许多荣耀加到了他身上。他还是老样子,一切都没变。他仍然是张付青,忠于自己的初衷,保持本色。

“在我有生之年,我将坚决听取党的意见。党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党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张付青说。

贵州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