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时事 >高铭暄:逐浪而行的刑法泰斗和“人民教育家”

杭州网记者汪小玉

高铭暄(照片来源:浙江大学官方微信)

从过去勤奋学习的年轻人到文学丰富的老人等等。

经过70年的迷恋,他为中国设计了第一部刑法典,并奠定了刑法的基本框架。

他是中国第一位刑法博士导师,为中国培养了数十名刑法博士。

他就是高铭暄,一位跨越刑法大河的“人民教育家”。

"刑法有一张慈父般的脸,威严而善良."

图片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关伟

高铭暄出生在浙江省玉环县,他的村子会在节日期间登台演唱大型歌剧。高铭暄很好地学习了杨六郎在《红阳洞》中唱的一句话:“对国家来说,你有没有闲过半天?”那时,他不会认为自己的生活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

1937年冬天,上海沦陷了。

高铭暄的父亲当时是上海特区地方法院的书记,他不愿意为日本人工作,坚决放弃了他的官职回家。年轻的高铭暄看着他穿着长袍站在大厅里的父亲,明白了法官工作的铁面无私。

1947年,高铭暄跟随父亲的脚步,申请了浙江大学法律系。高铭暄说,“刑法有一张慈父般的脸,有尊严和善良”,“有尊严”惩罚犯罪,“善良”保护人权。

在浙江大学,他遇到了一位影响了他一生的老师,一位著名的国际法专家李浩培先生,李浩培先生叹了口气,“我一生教过一次刑法,然后我教过高铭暄”。

写38份刑法草案需要25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旧法典不再适用。高铭暄认为,一个国家必须有自己的刑法,这关系到其人民的基本尊严。

1954年10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开始起草刑法,并成立了一个全国起草小组。高铭暄被分配到起草小组工作。今年,他只有26岁。

在三年时间里,高铭暄和他的团队起草了22份草案,但是在黑暗的岁月里,起草守则的过程一再拖延。九年后,修订后的33份刑法草案于1963年被搁置。

在逆境中,高铭暄当过炼油厂工人和石匠,但他的立法梦想没有改变:刑法的颁布迫在眉睫!

1978年,刑法的起草工作再次开始。作为起草小组的一员,高铭暄经历了200多个日夜的最后冲刺。

1979年7月1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全体代表举手表决一致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结束了新中国没有刑法的历史。坐在大厅里的高铭暄忍不住哭了起来。他将永远记得那一刻,16:05。

经过25年和第38版的修订,高铭暄是唯一一位始终参与其中的学者,也是新中国刑法的创始人之一。

人们爬梯子时仍然没有孩子,学生们把他们视为“老顽童”

照片来源:面对面采访截图

高铭暄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并获得刑法硕士学位后,一直在全国人大教书。这个三英尺高的平台只有半个世纪的历史。

1981年,改革开放之初,理论界和实务界对刑法的理解和适用都存在问题。作为“最了解”刑法的人,高铭暄致力于写一本书,长达近20万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诞生与诞生》,成为新中国第一本刑法教科书。

高铭暄说:“训练和指导学生是人生中最大的乐趣和成就。”他努力工作,培养了陈兴良等中国刑法学界的中流砥柱。

他说,“一旦你进了我的门,就永远不允许你混文凭来浪费时间。”

对熟悉高铭暄的学生来说,师父除了严格善良之外,还有点像“老顽童”。由于他对歌剧的热爱,高铭暄偶尔会为学生们“增色不少”。因为他们想跟上时代,他们让学生教他电脑、微信,并在应用程序上学习英语。

从21岁无知的男孩到91岁的老楚;从依靠父亲的保护到肩负家庭和国家重任,高铭暄的个人命运与中国的发展沉浮交织在一起。回顾过去,高铭暄大河的生命历程是中国刑法发展的缩影,也是中国历史进步的见证。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