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江网
导江网>教育 >一句“老师,是你吗?”让我仿佛是纪伯伦笔下的一朵花

三年级的毕业班习惯于教授“青春染暮光”,他们回来接手六年级的预科班,但它真的没有回归上帝。一个问题在继续,一块石头激起许多波浪。我在小手的丛林中寻找渴望的面孔,“国王叫我在山上巡逻”的强大野心油然而生。

今天是宣布暑假“创生作业”竞赛结果的日子。我特别为大奖和获奖准备了一些奖品。首先,我展示了我的散文集《我的埃米尔》,其余的是一些报纸和杂志。孩子们恭敬地一个接一个地从我手中接过奖品,微笑着回到座位上。全班鼓掌祝贺后,我们开始学习新课。就在我们完成介绍后,前排的一个小男孩举起了手。我示意他课后有话要说。他无视它,坚持不懈地举着它。我不得不说,“你有什么问题,同学?”他大声明亮地说:“老师,你真的写了这本书吗?”直到那时,我才注意到不到三分钟,书就从最后一排(获胜者坐在最后一排)传到了第一排,在这期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时,教室里一片寂静,似乎在等待答案。我犹豫了一下,抬起头大声说道:“当然。”

“哇!”结果证明这是一种赞美。为了赶上课程,我没多想。

但是不知何故,“老师,是你吗?”这句话总是在我耳边回响。嫩、脆、脆,像嚼绿色枣一样舒适。他们想要的是一个骄傲的资本:看,那是我的老师。我似乎看到十几双小手羡慕地抚摸着这本书,并把它递给了我面前的学生。下课后,我觉得有些同学悄悄地问我他们打算在书店买什么出版社的书,这样我就能看一眼。

这提醒了我,一个月前,教育部公布了2019年国家模范教师名单,我想列出他们。江苏昆山的刘给我发了微信:“陈小姐,是你吗?热烈祝贺。”刘两年前认识的。我们被邀请一起去石家庄给河北省的重点汉语教师讲课。吃饭时,我们了解到我们都是蒲公英般的中学师生,扎根于农村学校,边工作边学习,从大专到本科,再到硕士研究生。我们真的可以被描述为“从不下楼,从不看花园”。我们努力工作,奋斗了一年。低学历并没有限制我们的想象力,而是成为我们前进的动力。同样的经历让我们在欣赏对方时有同样的感觉。刘先生是江苏省著名的老师。我经常在他的公开号码上学习他的新的语文教学理念,分享他团队的教学智慧。刘先生曾经说过他将参观我们学校,但是由于各种原因他没能来。然而,在朋友圈里,我每天都能看到他的摄影素描:日出、露珠、绿莲花、红叶,充满生命和趣味,传达灵魂的清晰和快乐,然后不由自主地被感染。“陈老师,是你吗?”充满惊喜和祝福。它是心与心之间的亲和力和信任,是爱与爱的共鸣和融合。总之,让世界充满爱,让岁月充满温暖。有人对你的幸福感到高兴,对你的幸福感到高兴,这是多么幸福啊。

我不禁回想起三年前,在一次年度教学会议上,我遇到了一位坐在我旁边吃饭的老前辈。她亲切地对我耳语道:不久前,她在公告中看到我的名字,高兴地问,是你吗?

这时,我似乎产生了幻觉,“老师,是你吗?”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回响。我就像黎巴嫩诗人纪伯伦写的一朵花:在园冶上摇曳,在凉爽的微风中呼吸;喝着朝露制成的甘露,听着鸟儿的歌唱;他们跳舞时草地鼓掌。

“老师,是你吗?”我应该承认,这句话打开了我的心扉,感动了我。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心里抓来抓去,痒痒的,舒服的,惭愧的。乳白色和爱的音调自然会让人产生崇高的情感,就像沐浴在水中的灵魂一样,吝啬也完全消失了。(陈美)

彩票app 快三网上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开彩票平台